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村官敛财上亿元,非本村村民竟能取得宅基地?

[ 复制链接 ]
重型卡车颠簸驶过婺江堤岸的沙土路,开往湖头村张都自然村的停车场,扬起漫天的沙尘,让常年生活在这里的金兆有也睁不开眼、感到透不过气。

金兆有是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乾西乡湖头村村民,面对本村前领导人陈加某涉嫌以建石材市场掩盖盗采河砂获利数千万元、非法占用农用地、以出租土地掩盖职务侵占数千万元、以“顶户头”在征地中骗取千万补偿,且以牺牲公共利益培植黑恶势力及“保护伞”,甚为不满。

陈加某不是本村农民,却在该村任主要领导人长达十几年之久,从一个原本在外负债累累的失败经营者,担任村干部后很快积累上亿元身家,经村民多次举报而未获查处,疑因受到在金华市某实权部门担任领导职务的弟弟陈增某等人的庇护。
湖头村.png
盗采河砂获利数千万

村民们持续举报的事项,首先是陈加某利用职务之便与他人合谋,盗采河砂获利数千万元。

2013年,随着当地建筑砂料市场行情看涨,陈加某知道,本村“张都滩”自然村的一处河砂矿藏该变现了。

张都滩在地质年代原本是婺江流经该村的一个“反弓水”式的回水湾,历经年深月久的淤积,沉淀了深厚的优质河砂矿带,是范围约近百亩、平均深度大约九米的地面河砂矿体。上世纪中叶婺江河道治理,江堤取直硬化以后,这个堤外河滩地带,就成了该自然村农民集体耕作的土地。

其中有些地方由于地面耕作层得到优化,有18亩在1980年代就成了良田。

如果采取正规途径办理河砂开采手续,不仅需要向相关部门申请,而且利润还面临村民监督,难以实现获取暴利中饱私囊的目的,因此陈加某以建立石材市场挖基坑的名义,开采砂料出售。
湖头村已经被折腾够了

陈加某找的生意合伙人是专门从事砂料开采、出售生意的郑某汉。这样,村集体连象征性地收取一点承包费都免了。但是,这瞒不过村民的眼睛。

挖掘机、装载机的轰鸣,拉砂的重型自卸卡车隆隆驶过而造成的扬尘与噪音,再加上明明是集体资产却白白流入个人腰包带给村民们的烦躁,因此从2016年3-4月份开始,村民的举报投诉,由原先零星个别的行为,逐渐演变成了全部自然村村民都参加的活动。

早在村民零星举报阶段的2015年初,有关部门就有人到现场调查,但由于从陈加某口中得到了是建设石材市场的说辞,因此也就没有依法处理。

不仅如此,相关部门还帮着搪塞,当时村民都知道河砂在市场上售价140元/立方,而国土部门的调查结论却声称是20元/立方。

更离谱的是,2017年11月27日下午2时,金兆有、陈东升等前往有关部门举报非法盗采河砂,当地国土监察执法人员先以没有车子为由,称无法去现场调查;村民提议自己出钱租车带他们去现场,仍然被推诿说没有人,其实当时办公室就有2人闲着;被逼急了,一个年轻人还动手打了金兆有两耳光。金兆有退出后,陈东升一直等到下班,也没人理睬他。

村民深知,盗采行为不是一天就完成的,是十几个月连续盗采,现场就跟露天开采的矿坑一样巨大,如此公开、大规模、长时间的盗采行为,未及时受到相关部门的制止和处罚,不能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保护伞”在作祟。

村民估算,陈加某和郑某汉在这里开采河砂大约四十万立方,获利逾五千万元。

职务侵占数千万元

让村民激愤的,还有出租集体土地中,以“合法形式掩盖犯罪目的”中饱私囊。

河砂盗采挖出的大坑,最深处达15米,最浅处5米,据村民实地测算,平均深度大约八米,初步匡算,这里共盗采砂逾四十多万立方。

盗采河砂挖出来四十多万立方的大坑,第二个赢利点,是接受倾倒建筑垃圾、渣土,来将这个大坑填平,每车收取渣土公司二十多元,据村民匡算,陈加某因此获利近二千万元。

从2019年5月开始,这宗土地的收益,终于跟村集体沾点边了。

陈加某将这里以每亩三千元的价格租给郑某汉,这个租金标准是当地村民出租自己承包地给他人种植苗木的标准。

而郑某汉以每亩二万元的价格,租给他人做停车场。这个差价,就成了陈加某和郑某汉的合伙收益。

在土地面积方面,陈加某声称是63亩,而村民们表示是92亩。也就是说,总共63亩、每亩三千元租金的收入是入了村集体账,而实际的总共92亩、每亩二万元的收益,却跟村民、村集体毫无关系了。

5月8日,当地村民领人在该停车场现场看到,场内停放着数百辆大货车、工程车。据介绍,这里现在分别属于3家停车场经营者,他们的土地租赁合同是跟郑某汉签订,但实际拍板的,仍然是陈加某。

据介绍,陈加某担任了十几年的村主要领导人职务虽然被免,但仍然挂着该村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人的身份,掌管着村里有重大利益的事务。

当天,律师接受村民咨询时说,盗采砂料、接受倾倒渣土的收入,都是以“石材市场”作为合法外衣,用以掩盖“非法盗采矿产资源”的目的,盗采矿产资源的收益应当没收,倾倒垃圾破坏土地的行为,明显涉嫌犯罪,这些行为都是侵害集体利益中饱私囊的犯罪行为。

村民介绍说,陈加某免职,可能与其虚构主体、夸大补偿内容骗取高速公路征地补偿的丑闻败露有关。

征地骗取千万补偿

2012年杭(州)长(兴)高速公路过境该村,所征用土地并不多,比重较大的是该村的房屋,但也被陈加某抓住机遇,采用“顶户头”的方式,大肆骗取赔偿资金,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

当时公布的征地补偿中,房屋征用有两种选择性的补偿方案,一种是迁址划定宅基地补偿建房费,另一种是不划宅基地,以安置房补偿。

在本村辖区,有使用国有划拨土地的供销社,这本来属于其上级单位而不属于村里办理安置的范畴,但陈加某却把供销社的安置事务和村民安置事务混杂一起,借其中搭建的违章建筑和他人的名字,也就是“顶户头”的方式,骗取补偿安置待遇。

其中,仅宅基地一项,陈加某就多弄到了8幢。这些被“借了名”的人们不是本村村民,但很多村民也熟悉,他们并不避讳自己被陈加某“借名”弄补偿的事儿,自然,村民们也就知道了,所骗得的补偿房屋,陈加某得其三分之二,出借身份的人得其三分之一。

陈加某将这些房子,以每幢60万元至70万元的价格出售。

村民们在举报过程中取得的证据,包括其中的详细示意图,据他们掌握实际证据的资料测算,陈加某在此事中非法所得逾700万元。

公务员张某洪本已经通过自己所在单位按“1比3”获取了补偿款100多万元,但由于陈加某认为用得上他,又给他在本村安置了一宗宅基地。这不仅使得本村集体损失一宗土地,而且相应地骗取国家一笔建房补助费。

供销社职工王某义,为了获取宅基地,托人送给陈加某五万元现金和价值二万多元的中华烟36条,如愿在该村获得一宗宅基地。

黑恶势力及“保护伞”

在村民们掌握了切实证据并向有关部门举报之后,陈加某仅仅被免去村主要领导职务,但仍然在幕后掌控重大事务,没有被依法调查处理;而举报的村民们,却持续受到令远近闻风丧胆的恶势力头目绰号“老辉头”、“贼僚”、绰号“吊里雄”、卢某成、陈某雷、陈某伟、朱某飞等人纠集的彪形大汉威胁、恐吓。

不仅普通村民难以对陈加某有任何监督效果,就连代表村民维权的村委会主任陈璐,也被陈加某的保护伞构陷而涉刑案,身陷囹圄。

举报材料里列举了很多陈加某纠集黑恶势力横行乡里的行迹,其中尤其骇人听闻的,有聚众殴打前村支书陈东文、威胁国土资源执法人员、在殴打村民后威胁出警的巡警等,都足以让村民们感受到,在该村,陈加某就是土皇帝一样。

资料显示,上述这些恶势力成员,从陈加某十几年前当村干部时,就成为陈加某圈养的私家势力,陈加某将村里的工程私自承包给这些势力谋利。这些势力不断与其他地方的黑恶势力串通,形成危害一方的格局,在十几年时间里,前述几个“头目”承接了该村数十桩大型工程,抱团敛财,其中有近五千万元“工程款”被村民认为是虚假列支,应该依法公开的项目却拒绝公示。

村民们也知道,陈加某公然作恶、侵吞集体资产、骗取国家补偿款,竟然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保护伞就是其弟弟、金华市级实权部门负责人之一的陈增某。

陈加某利用自己村干部的职务之便,违法为陈增某夫妻在本村圈占一宗宅基地,办理了合法的报建手续后,该宗宅基地被陈增某的妻子王某君转手卖给他人。陈增某夫妻俩都不是本村村民,王某君是城市户口、邮政局正式职工。

陈增某比陈加某更有钱,据介绍,早在多年他主政某镇时,就同时做古树生意,村民们看到他存放的数百株巨大的古树,价值不菲;随着后来逐步升官至区级、市级,具体的生意不做了,但村民们相信,他来钱更容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 2019 美丽乡村信息技术(苏州)有限公司

备案信息: 苏ICP备18052549号-1
美丽乡村信息技术(苏州)有限公司